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六忠诚的博客

18年前踏进股市,尝尽酸甜苦辣,从未放弃,努力学习。终于掌握股市生存之道

 
 
 

日志

 
 

银监会官员:IMF对中国金融体系评估与事实不符  

2011-11-27 09:06:00|  分类: 证券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在2011第一财经年会·金融峰会上介绍称,考虑到房地产价格下降以后中国的坏账问题。按照主要银行业机构我们是1%以下,这是国际先进银行的标准,这已经是比较高的了。因此,IMF对中国金融体系整体评估下来,只有一个叫基本不符合。

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公布了《中国金融体系稳定评估报告》和《中国金融部门评估报告》。报告指出,中国的金融体系总体稳健,但脆弱性在逐渐增加,面临着房价下跌、贷款质量恶化等多重风险。

由第一财经举办的第一财经年会·金融峰会于2011年11月26日在北京举行,本次峰会的主题是“2012全球宏观金融与市场前瞻”。来自中国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等监管部门的领导以及金融界管理者、知名经济学家,共聚一堂,探讨再危机时代中国的应对策略。

以下为阎庆民26日在2011第一财经年会·金融峰会上讲话的文字实录:

阎庆民:非常高兴接受第一财经给大家做自己的见解。李院长刚才讲了国际金融的新的动态。我讲讲这个主题,宏观金融与市场前瞻。

想讲三个方面。一,增加监管的指向性,银行业机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三年以前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现在正在过程当中,仍然在危机持续过程当中。因为从做监管来讲,我们过去奉行的也好,借鉴的也好,国际新的监管实践和理念,现在大家都看到在相继做一些调整、修订。从这个方面来讲,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发。我们还是要回到以前传统的坚持与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金融危机的教训已经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远离实体经济,做更多的所谓的创新,中国还是走的太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危机当中遭受冲击少一点的原因。今天主题讲宏观金融,这一条我们首先得明确,要增长监管的指向性。

第二,增强尽管的科学性。我们讨论了宏观审慎原则,其实大家讲的很多宏观审慎框架,宏观审慎的政策。大家看到去年通过美国的多德弗兰克(音)法案也强调要实行宏观审慎。三年过去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我们在进一步理解宏观审慎深刻的内涵。但是大家并没有发现宏观审慎的实质在哪里。这个法案时间执行也非常长,到2019年才能完全实施,还有很多配套条件。我们银监会一直在坚持主动怎么来实施科学监管。美国这次金融危机提出来我们没有注重总体的风险,系统性的风险,而发现单体的银行只要没有风险就行了。这是经济学家们在应对08年金融危机得出一个总结。我自己认为,我们为什么要强调宏观和微观相结合的原则。第一点,大家知道银监会03年成立,我们CBA(音)也是03年开始。走过这八年时间,我也回忆,我们讲四个理念,都蕴含着宏观监管。不是说我们今天比别人先进,事实上来讲,是中国国情所致。你是不是有监管100%的独立性。中国就是国情所致,你不可能宏观审慎监管。我们理解的主要还是一个政策,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来把原来,比如说从扩张的财政政策到现在的财政政策 。从这一条来讲,我们对宏观审慎的理解应该突破原有的概念。我觉得这一条非常重要。非常要和微观审慎相统一呢?我们有很多指标、标杆,有国际上借鉴的,也有适合中国国情的。比如说我们长期讲,除了汇通银行适用于中国,有一个存贷比。OCC也好都没有存贷比的概念。1995年在人民银行取消了规模控制,事实上我们还是有一个额度,因为我们要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要比原来的一系列经济计划挑战改造。从这个意义上讲,引用了很多有效的结合中国的金融文化,我们自己纯贷比,都要实施。所以对微观审慎监管当中,这几年结合本土基本把风险控制了。第一个,房地产。不讲房地产不可能,为什么现在关注房地产的风险?我们现在1到9月份53万亿的房贷款余额,差不多房地产贷款10万亿。另外整个信托行业贷款10万亿,房地产贷款余额7千亿。我们在调整执行国务院从去年的国十条开始到国九条开始,房地产价格有一些调整。房地产开发贷款并没有波动,到9月份是1万多亿信贷。按揭贷款有没有少增加,这也是从风险角度是对的,首付比例不能太低。完全要靠银行过渡的消费,势必会产生价格的泡沫。这是我们要高度关注的,面对12年怎么防风险。

第二,融资平台。国务院政府已经明确确定了纳入政府的预算。从这个意义上讲,和房地产是有交叉,房地产有一部分混合在平台里面。在实施宏观审慎监管当中,把监管政策纳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在传导当中不能有效传导的环节上。

第三,我们在调结构转方式稳增长,积极财政政策有很大的空间。这三年多在应对金融危机当中,中央国务院的决策是正确的。因为中国的经济是个大问题。我们要应对我们的就业,稳定马上会出现。这三年当中,10万亿进入,对经济的拉动做出了有效的贡献。回过头来讲,这三年都是在使用货币政策多一些。更多也是放在数量性的工具比较多一点。我的意思是说,如何调结构解决供给方面利用财政政策多一点,感觉财政货币空间比较大。和原来预计的全年政府工作报告温总理讲,今年党旗是盈余的,赤字控制在9千亿,积极的财政政策空间非常大,解决供给问题可能用财政政策,宏观审慎要检讨、回顾一下要多启用一点。

最后一点,是坚持监管的有效性。今年的亨利跑深(英语)讲了我们要更好的监管,不要更多的监管。讲了监管确实是一门艺术,不完全是科学。这个非老四费(英语)说监管始终要为经济服务,我们讲经济始终决定金融,我们督促银行抓好服务。到03年开始到06年底中建工改革都上市了,大银行股改都上市了。我们对公众的服务、国民的服务怎么样。让银行业机构进行支持,服务经济为主,包括大中小微企业,都应该有一个服务。这样使得我们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当中,特别是在12年面对欧洲债务的复杂性,或者叫中国宏观调控的艰巨性,明年这一点有更好的发展。当然每一年中国的经济都不会低于7.5%、8%。今年各地GDP都在9%以上。预计下来可能是九点多、十点多都有。实际上明年的经济由于受到压力,出口国内市场萎缩,更多靠我们自身,把我们自己的制造业,就是把实体经济发展起来,银行才能与此共同成长。

所以回到主题,我们从监管来讲,我们是有信心,有这个办法来把我们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好,从而支持国际经济发展。谢谢大家。

杨燕青:谢谢阎主席。大家有问题吗?

观众:我想问您一个问题,现在欧寨危机愈演愈烈,美国经济也不行,对中国来说今年年底,特别是明年第一季度应该受到影响。另外,一个问题,人民币升值潜力比较大,会不会加速还是平和?

阎庆民:人民币升值,均衡的、有序的,而且也是双向的,有升有降,也是符合规律、曲线,始终有高峰有低谷。前不久MF总裁到中国来,参加MF国际金融论坛,他也希望中国要加速升值,这都传到美国政府的意图。中国这几年来,我们国务院对人民币升值汇率体制也好,这个政策是正确的,是渐进有序的,双向的。除了稳定增长,保障必要的民生,更重要的是防范风险,可能明年到了二、三季度经济会面临更大的挑战,风险更重。稳增长也好,调结构也好,要加一个防风险。金融上的风险,我们担心房地产资产价格。

杨燕青:谢谢。还要提一个困难的问题,大家都知道03年到04年中国银行业改革以后,对中国银行业看好。从那个阶段中国银行业面临全球最大质疑,风险非常大,有中国因素,有全国因素。在F撒(英语)评估说,中国银行业的总体情况是稳健的,但当很多的冲击一起来的时候,中国银行业可能有问题。比如说中国的经济减速,中国房地产泡沫破裂,将会发生很大的问题。他们官方的态度是表示悲观。银监会的官方态度是怎样的?您个人呢?

阎庆民:F撒的评估,刚才也讲了,我自己讲讲观点。整体评估下来,只有一个叫基本不符合,我们好于美国。这次评估是加大 好四非(英语),带队来的,我们也做过交流。去年在这一轮评估当中就只有一项。比较起来全球国际金融危机当中,我们中国评估也还是能够体现整体银行业发展的水平。第二点,这个评估也是对我们未来经济发展,会担心刚才讲的会不会因为全球经济不好,中国会不会出现硬着陆。如果中国硬着陆,房地产价格下降以后,中国的坏账问题。按照主要银行业机构我们是1%以下,这是国际先进银行的标准,这已经是比较高的了。他实地走访了,到银行、监管机构、基层机构,对风险怎么认识,参照评级公司对我们每一年评级最后得出结论。

杨燕青:你认为他们给出的结论怎样?

阎庆民:他们担心经济下滑,放缓以后希望关注不良贷款,如果真是房地产价格波动了,会带来影响。这还是中观的评价。在监管上符合中国的国情。过去讲,单边的标准,美国、发达国家也好,他们有些标准也未必能够使用于我们有效的监管。三年金融危机以后,他们对流动性监管不太重视。他认为没问题了,刚刚讲了有一个单一的贷款比例,也不太重视。这是损害性指标是非常大的。有些观点,因为是评估,未见得就是正确,还要看未来的经济走势。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